载入中。。。
 
 
载入中。。。

载入中。。。

时 间 记 忆
载入中。。。
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。。。
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。。。
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。。。

搜 索
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。。。

友 情 连 接

模板设计:部落窝模板世界

载入中。。。


 
 
 
[太阳照常升起]教师节纪念我的导师
[ 2017/9/10 13:16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
有人处心在一片祥和中庆祝你的祭日,
他做到了,
我却妄图在追悼伟人中打破虚假安宁,
何时实现?

你的成就,
不是屌丝逆袭的传奇,
不是平常心态的胜利,
更绝非勾心斗角的阴谋诡计。
你凭借的是人民斗争的力量,
那是布尔什维与庶民的丰功伟绩。

你的诗词,
鸣响着战士战斗的号角。
你的传记,
记载着革命家抗争的故事。
你的文章。
印刻着人民大众解放的轨迹。
待到山花烂漫时,
她在丛中笑,
可我分明看到,
您的目光还是满怀忧虑。

物质财富诠释成生产力,
中庸之道取代了辩证法,
人民万岁只不过领袖情怀,
共产主义化作为不可实现的乌托邦。
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
……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僵尸大战植物 
[ 2016/7/27 22:57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我把电容一个一个排好,
就像僵尸一样规整。
他们顺着流水线通过机器,
印上标号,
一串一串字符里唯独没有我的名字。
我眼看着僵尸吃了我的脑子,
吮吸我的每一秒钟的精力,
机器轰鸣遮蔽了呻吟与呼号,
没有任何力气去防御。
据说我们的十二个小时是金钱,
然而贫穷如故;
生命不过是插板的效率,
于是筋疲力竭。
流尽了肮脏的血之后,
我也成了僵尸,
名字被刻在电容上
——机器的附庸。
……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他们不同
[ 2016/7/22 19:59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他们来自不同的家乡, 河南,海南,湖南。 他们去向不同的远方, 苏州,广州,惠州。 他们穿着不同的工服, 黑色,棕色,褐色。 他们在不同的工厂, 电池,电子,电器。 他们做着不同的工作, 装屏,焊锡,抛光。 他们露出不同的表情, 烦闷,忧郁,麻木。 他们走向不同的未来, 失眠,疾病,自杀。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雨滴
[ 2015/11/9 13:55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你是风雷大作时堕落的幽灵,
挣脱乌云温暖的怀抱,
渗入土地龟裂的胸腔。
我嘲讽你不自量力,
一滴雨珠怎能缓解千年的干涸。
你目光坚定,
握起我的手掌。

一滴滴雨随你而来,
头也不回扎进裂缝。
我疑惑力有时而穷,
再大的奋斗不过徒劳。
你微笑不语,
攥紧我的手掌。

狂风折弯细镂的轩辕,
暴雨冲毁纸糊的破房。
我赞咏先哲智慧,
黑色的眼睛寻见光明。
终归舍弃偏见,
抓牢你的手掌。

风止了,云消了,你走了。
萧瑟寒风中,
泥土里一株株梅花傲立。


你是海洋的儿子,
长着沙土的心脏,
终究归于尘埃。
……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我想骂人
[ 2015/8/4 19:37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我想骂人,
哪怕有人会说我是流氓工友,
我也要去骂,
***天天加班三小时才给我们两千一二的臭老板,
***想方设法压榨我们的血汗的胖经理,
***高高在上一副臭脸还说我们没素质的文员,
***自己屁也不是还不把工友当兄弟的叼主管。
我们的血被榨干了,
你们还惦记着我们的水分,
汗流光了,
于是我们不去落泪。
只好把心一横,
干他狗娘养的。
我们失去的,
早晚要夺回来,
被倒置的地位,
给老子摆正。
……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盛夏登岳王亭有感
[ 2015/8/2 1:09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半年忽已逝,再至岳王亭。
百花争春色,残红存几朵?
武穆虽英雄,弦断无人听。
何日再逢君,共论天下事。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建党节游新民学会旧址有感
[ 2015/8/2 1:06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布衣学子友十四,城南求学志气高。
风雨浴魂登麓山,水击三千到橘洲。
不见爱晚枫林红,湘江依旧起怒涛。
同为九零新青年,几人尚能称英豪?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夜登天马山有感 
[ 2015/8/2 1:03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将夜尚白时,兄弟登坟山。
乱木遮去路,峭壁绳梯攀。
无亭寻风景,谈笑至湖畔。
长征尚能过,壮志岂畏难?

自评:
待得九月八,遍野是菊花。再约二三友,豪气上天马。
 
 
 
重聚 
[ 2015/8/1 20:29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南国的城,并不空灵;
南国的夏,怎会温和;
南国的风,甚是强劲,
吹到北方,
带着思念的云团,
降落成重聚的雨滴。
我不能与大家重聚,
我呆在腐朽发臭的南国,
度过这酷热难耐的夏天,
越发想念北方的城,
北方的夏,
北方的人儿。

举步维艰,方思满怀理想之时地;
患难之境,更念纯洁无瑕之情谊。 

往日生活历历在目,
高中同学一个没忘。
曾经的美好,记在心头,
昔日的荣光,早已远去,
缺失的遗憾,多想弥补,
却又,无能为力。
回不去,只好匆匆前行,
但愿我们都一路走好。
……
 
 
 
[理想主义时代的诗与歌] 
[ 2015/7/31 0:12:00 | By: 乔晓坤 ]
 
每天起早贪黑,
精力被流水线吸尽。
打了个瞌睡,
手一抖,
叶片掉落在电池线上,
火花飞溅。
匆忙去按灭,
手指烧出了一个洞,
焦味蔓延开来。
烫,
也没法子,
只能拼命地干。
——2015年7月30日

 
 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5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